USAGI

学业>游戏≥更新图文

(。妄想钥匙扣

写不出来文改改表情包

我的智障综合症病发了

p1正常版  p2打开了奇怪开关的龙哥和一脸???的玘哥

[日/神七]理由


*弹丸论破·绝望篇衍生

*IF

*神座出流/日向创×七海千秋

*一口硬糖·伪刀片

*极度ooc



发是落樱的混奶色的嫩红。

血是绯焰灼空的焦红。

以及缓然流动着地,与少女柔软发丝缠绵的触目惊心的红。本就栀白的双颊,此刻因失血过多而更淡去三分暖色,呕出的血沿被皓齿咬得青紫的唇角蜿蜒至冰冷硬地。

少年人红若斜阳余晖的红眸里倒影出少女跌倒于血泊之间的身影,他同她的距离不远不近,恰到好处,少年人的皮鞋和裤脚决不会沾到一丝血迹。他睥睨着少女狼狈不堪的样子,不哭不笑,不悲不喜,不带绝望也不感希望。

眼眸空洞无一物。

但内心却不是空无一物。

失去了所有记忆,被冠以[超高校级的希望]的少年,即使是运用自己所具备的全部才能也无法理解为什么自己在看到少女深陷江之岛的陷阱之时,脚会不受控制地动起来。

明明是很无聊的事情。

但想说出[无聊]的时候,话语却生生如鲠塞于喉管。他说不出来,也不想说出来。

简直像是一瞬间自己的身体被什么人夺走了一样。自己的意识被动摇,脑内回荡着对见到她的渴望,甘细而绵长,宛若抽丝剥茧,一点点,缠绕整个心房。

明明是很无聊的事情......

但,[自己]不想失去她。

明明自己对那些学生会的成员,就可以做到内心毫无纠葛顺理成章地冷眼旁观他们在江之岛的自相残杀游戏中争得头破血流,将其当作无聊的消遣。但对这个人却无法做到。

大概因为是她的那句

[你是日向君,是日向君,对吧]

她究竟是怎么知道的呢?

一个人要怎样才能准确地呼唤出一个被改造得面目全非,容颜和性格都尽毁无遗的人的名字呢?

这是[神座出流]的才能无法了解的领域。

他脑内存有的信息里,七海千秋同名为日向创的这幅身体的原主人也不过是数面之缘,相处绝不算久,也并非亲信。

如果分析起来日向创眼中的七海千秋不过是一个沉默寡言,极好游戏,身怀才能的对于自己而言高不可攀的少女,而在七海千秋眼中,日向创应该也不过是一个陪自己打游戏的预备学科罢了。

那么,为什么呢?

为什么濒死的她会心如被刀绞,如被烙伤般的疼?连自己的才能都无法解释的,连自己的才能都无法知晓的,名为日向创和七海千秋的两个人的羁绊和对于对方的情感。

有趣。

[日向同学......]

身负重伤的少女大概是听到了他的脚步声,她挣扎着抬起头,半敛眼睑,樱色的眸子里倒影出少年漆黑的身影。模模糊糊。

[我不是日向创。]

[算了这些怎么样都好,倒是你,想获救吗]

七海千秋抬头看着他的眼神充满了诧异与不解。

但她的回答是肯定的想。

[我无论作为那一方的助力参加在这个游戏里,对于另一方都太过于不公平。]

[所以既然之前江之岛利用过我一次,将我暴露于众,来让预备学科的人暴动。那么我就也得维护平衡,让你们这一方也[利用]我一次]

[放心吧。]

神座出流的声音染上了自豪。他有点想起来了,那个时候,名为日向创的毫无才能的普通人,为什么决定要被改造。

[区区[超高校级的急救员]这种才能,我还是有的。]

是因为想成为能帮助到她,能和她一样出色的人,能获得和她并肩的资格吧




我七盛世美颜
七海小天使啊,日七这口掺刀的糖我能嗑到昏阙

你对着名为希望的绝望展露微笑


[战刃骸×苗木诚 ]

[IF 背景前提]

[无关爱情,属于战刃骸的单向信仰苗木诚]

*全员存活happy ending        
*文中手环制作属于捏造
*苗木诚同战刃骸同属14支部
*江之岛盾子未亡
       

     [Perish in the Recitation  This _the best enact
         It were infinite enacted]

      江之岛晃了晃手里的诗册,百无聊赖地继续诵读下去,用着标准的旁白腔。

       发丝在阳光下熠熠生辉,像是嫩樱沐浴初阳,她不笑,板着脸。目光如死灰。

      [In  the Human Heart]

        她继续以咬字般的语调,带着稍有无趣之感的读着。不忘斜睨眸子瞟了一眼向一旁擦拭军刀的战刃,战刃一如既往的因为她突来的目光而惊慌失措,她也一如既往的因这反应而无趣至极。

      [Only Theatre recorded,Owner cannot shut]
       (循环于剧院之中,始作俑者亦无法停止)

       语罢,江之岛狭起眸子,以着讥讽的语气调侃起战刃,像是一直因猎入手中的狡兔已经奄奄一息而深感索然无味的狼。

      [喂,你怎么看?人类史上最大最恶的绝望事件,如果我死去的话,会终结吗]

      [我.....绝望大概是不会这样就消失的]

      [算了,你的回答还真是意料之内的残念]

       战刃有些怔松,但她没有继续说下去,只是用轻如鹅毛的声音小声呢喃着

       [小盾子所期待的答案,我会找到的.......]

       
        晨曦。阳光透过名为天穹的万花筒,呈现出璀璨的隔离形态。暖阳比琥珀黄的糖心蛋还要柔软,还要澄鲜。

        战刃骸在半夜就醒来了 ,与其说那个梦让她有些不快,不如说回忆起过去这件事本事就能给她绝望。

         冷汗濡湿了她的乌发。

         她渴望被江之岛厌弃,但同时又不渴望被她抛弃。

         最糟糕的是,与江之岛不同,她无法完全扎根于[绝望]这一土壤,吸收其中的养分,以此茁壮成长,并乐此不疲。

         她是为了江之岛盾子这一存在绝望。

         她低颔凝望着双手以及脖颈上的环,对原·超高校级的药剂师和原·超高校级的机械师合作的作品她也有所耳闻,不过居然带上了同为[绝望残党] 的人设计的囚锁,心情复杂也是难免的。

       自己根本就不被信任。

        即使如此,看起来如此完美的作品,也终究是有瑕疵的,毕竟这是那两人很早之前的作品了。战刃想拆除,或是脱离束缚,也并非可能性为零,要说的话,这种环跟绑在身上的定时炸弹比还要逊色一些。
         但她必须带着。

         狼想要被人类容纳,就必须如同狗一般被拴上锁链关进囚笼。不,甚至是狗以下的存在。

         作为绝望残党中的[超高校级的绝望],来到代表希望的[未来机关],如若不加上镣铐,恐怕未来机关的家伙们会直接击毙她吧。战刃并不想给苗木添麻烦,也不想给自己添麻烦。

         即使自己是原·超高校级的军人,也没有能力对抗整个未来机关。

         给江之岛带来绝望需要多久 ,她自己也无法估计,但是那个时候她就已经决定了,要成为苗木诚的[希望]和江之岛盾子的[绝望]。

         就在那个苗木诚为了她而自己被长枪挑破腹部的时候,就在他痛苦不堪的时候。战刃骸在那时看着自己手上的鲜血时就想好了,不能让这个人再痛苦了。

         要为苗木诚而走向希望。

         战刃骸套上防弹衣收整好了衣服,梳理完毕,将搜集来的武器锁好套上伪装,把贴身的军刀藏进袖轴,手榴弹塞进裙下,手枪绑在腿根处,踱步走向食堂。周围的人们对她的目光依然不那么可观,像是看阴沟里的死鼠。

       [战刃桑,早安]

         世界中只有苗木的声音是温和的。

         像是牛奶一样,像是蜂蜜一样,像是金平糖一样。温和至极。

         只有苗木会对她这样温柔的笑,只有苗木会相信她。

         只有苗木会想让她活下去。

       [早安,苗木君]

         她回应着,如同回应自己最后的[希望]。现在为了拯救这个人,为了完成小盾子对绝望的渴求,她已经没有任何容身之处了,既不是追寻[希望],亦背叛了[绝望],这样的她只能称之为残念吧。

         如果死去无法让小盾子绝望,不如活下去让苗木君获得希望吧。

         选择了游戏中根本不能用于玩家的角色,这样的她也只能作为NPC了。

         但是只要有苗木在相信我的话,这样的环境也无所谓。

         只要苗木君能为了我担心的话,活着也不是那么索然无味。

          这样想着。

          战刃骸向着苗木诚,再一次笑了。

          因心怀[绝望]而走向[希望]的她,因心怀[希望]而处于[绝望]这一困境的她。

         对着名为[希望]的[绝望],展露了笑意。